遗嘱(剧本)

模仿真实《遗嘱》剧本写得,做了一些情节上的小改动。



遗嘱

出场人物:柯蒂斯、儿子、王子

地点:一间独立的疗养院病房

时间:一个雪夜

 

【雪国疗养院,病房的阳台上,儿子守在躺椅前和父亲交谈。】

【远处雪簇簇地下,隐约听见了火车驶在铁轨上的声音。】

柯蒂斯:是在列车上吗?

儿子:你听不见火车的声音吗?

柯蒂斯:听见了,我愿意随着列车去天国。刚才我做了一个梦,太让人心寒了。

儿子:那就不说它了。父亲,您应该想想遗嘱的事情了。

柯蒂斯:是呀,是到了该留遗嘱的时候了。

儿子:您要是有什么藏在心里一辈子的话,现在都可以跟我说了。

柯蒂斯:你母亲不在吧?

儿子:母亲早不在了。

柯蒂斯:你母亲背叛过我·······

儿子:······现在这个世界谁也不能保证谁会对谁绝对忠诚。

柯蒂斯:唉,你看我,马上就要告别人世,却再也没法背叛她哪怕一次,是不是太悲惨了?

儿子:要我说您是值得骄傲的,您一生无愧于雪国。

柯蒂斯:呵,我从一开始就不是个好东西·······

儿子:父亲,您在这个世界上的日子真的不多了,就不能想点开心的东西吗?

柯蒂斯:同性恋婚姻已经合法了吗?

儿子:我可以告诉您原来美国队长是和男人私奔了。

柯蒂斯:那是什么人?

儿子:之前的人。您问这个干什么?这就是您开心的事吗?

柯蒂斯:我年轻的时候爱过一个人·······

儿子:(打断)父亲,说点遗嘱的事吧。

柯蒂斯:你要是让我不痛快,就休想听遗嘱。

儿子:好吧,把您那一点儿陈年烂谷子事儿抖出来吧。

柯蒂斯:跟那些人一样,我不爱听什么你就专说什么。

儿子:您看吧,我现在只是一个继承人,没有名分就没有权力,没有金钱,没有爱情,您却还要说年轻泡妞的事。

柯蒂斯:我没泡妞······我不怕什么,唯独怕他问。

儿子:真是累,现在都是明说,不行就找别人。

柯蒂斯:你不懂,你真不懂,你们这么做是在毁灭爱情。你们从没有心跳的感觉。爱是要害羞的,羞怯会把爱情之火烧得更旺。

儿子:害羞了还怎么脱裤子?

柯蒂斯:不许这么粗鲁!我告诉你我直到结婚后才知道什么是手淫。

儿子:您结婚后才手淫?!

柯蒂斯:这样才不有求于人。一个无求与谁的人才会受到别人的尊敬。

儿子:您是一个坚强的人。

柯蒂斯:没有谁比他更叫我惦念。他那么耀眼,在哪儿都一样。

儿子:她要是还活着也得六十多了吧。

柯蒂斯:我想不出来他会变老,他不会老的,他永远都是我们分别时的样子。我昨晚又梦见了他。

儿子:梦里可什么都能做。

柯蒂斯:我什么都没做。我哭了。

儿子:您在梦里都那么没劲。

柯蒂斯:什么?

儿子:您在梦里都那么缠绵。

柯蒂斯:他在梦里向我笑,我想这次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手了。我过去不敢回答的我今天一定要说个痛快!

儿子:您说什么?

柯蒂斯:当然是我爱你!我爱你!

儿子:您说了?

柯蒂斯:没,他先说了。

儿子:我爱你?

柯蒂斯:(摇头)比这更直白。

儿子:我们结婚吧?

柯蒂斯:不是,他说一小时五百刀,陪夜一千。

儿子:娼妓?

柯蒂斯:我哭了。我爱了半辈子的人怎么会变成这样?

儿子:那您就赶紧走,接着睡觉啊。

柯蒂斯:可他还像过去那样,还是那么好看。

儿子:谁都有可能变成那样。

柯蒂斯:胡扯!那是做梦,不是真的,也绝不会是真的!

儿子:娼妓怎么了?娼妓才是真实的。明码标价,谁也不亏欠谁。

柯蒂斯:我不想听这个,我都要死了,我不能重新找回再也享受不到的爱吗?

儿子:您可以想象,想象也是真的。

柯蒂斯:可我的想象也被破坏了!为什么不让我死前把他想个淋漓尽致!

儿子:您活了一辈子还没明白吗?上帝就是要让您想什么没什么!

柯蒂斯:上帝······‘早在信徒们怀着虚妄的愿望大胆地把他送到上帝保佑之前,那凶兆就已经刻写下来了·······’········

儿子:说说遗嘱的事吧。

柯蒂斯:我要说的,不过我有个要求······,我有他的联系方式,你把他找来,我要见他一面。

儿子:您为什么自己不打?

柯蒂斯:我要是能自己打还叫你打干嘛?

(儿子接过柯蒂斯递过来的纸条,上面笔迹已经有些褪色,但字迹清晰,那墨水闻起来不是一般货。儿子看了一眼,浮现出惊愕的神色。)

儿子:(大惊失色)他要来?!

柯蒂斯:是的,快打。

儿子:好吧,不过他来了以后您就得立遗嘱。

柯蒂斯:我答应你。

儿子:不能让他继承您的位子。

柯蒂斯:他看不上的·······说不定他已经忘了我了······

儿子:他要是不来呢?

柯蒂斯:那我就没希望地死去。

儿子:遗嘱呢?

柯蒂斯:没心情了。

儿子:看来必须找到他。

柯蒂斯:必须。我坚持不了多久了。

儿子:答应我,等他来了以后别太激动,一定要把遗嘱立下·······

柯蒂斯:我会的。

儿子:您等我去找他,您一定要坚持住。(儿子冲出病房,朝门口年迈的士兵招手,跟秘书低声说话去了。)

柯蒂斯:(躺回)他不像我,一点儿也不像。倒是像你·······(沉沉睡去)

(灯光渐渐暗)

(王子出现了,他也五十好几了,看上去只有四十岁。穿着依然考究,身上披着黑色的厚重斗篷,拄着刻有蝴蝶家印的手杖。他神情淡漠,想必是在修道院度过了相当长一段时日。)

王子:你叫我了?

(随着王子的话语,光又回来,柯蒂斯动了一下,睁开迷茫的眼睛)

柯蒂斯:我上一次见你仿佛昨夜。

王子:你能肯定是我吗?

柯蒂斯:我是不会认错的。

王子:你昨夜对我说了些什么?

柯蒂斯:我不记得了,我觉得把我现在的话告诉你更重要。

王子:希望你别说什么太刺激的话,心情平静地走向天国该有多好。

柯蒂斯:我明白,可是我憋了一辈子的话总要说出来吧。

王子:既然能憋一辈子索性就憋一辈子。

柯蒂斯:我虽然看不清你,可是在梦里却能看你,看得清清楚楚。你那么迷人。

王子:感谢你还珍惜那份情感,

柯蒂斯:不是感谢。不要感谢。我们需要感动。

王子:会的,我会感动的。我会永远记住你的。

柯蒂斯:我话说的太晚了,我一生都错过了。

王子:激动的话不必说了。我的一生也错过了。

柯蒂斯:是吗?后来你怎样了?又跟她结婚吗?

王子:没有。

柯蒂斯:是因为我吗?

王子:怎么说呢,我要是说假话就对不起一个要去天国的人。

柯蒂斯:有时候,假话更具有人性。

王子:(笑中有了泪光)可我说厌了,要不就不说了吧。

柯蒂斯:那就说真话。

王子:(沉默了一下)我一直靠卖笑过活!

柯蒂斯:(剧烈的咳嗽)不!这不是真的!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王子:真的!一小时五百刀,陪夜一千!

柯蒂斯: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不是在做梦?

王子:不是做梦。也是做梦。人的一生都是梦。

柯蒂斯:那我的一生还有什么值得留恋的?我那耀眼的情人做了娼妓!

王子:不耀眼的娼妓赚不了钱啊。

柯蒂斯:上帝真是毫无慈悲!为什么让我听到这些?

王子:这也没什么不好。莎士比亚说过:月亮是个妓女,她跟太阳要光;海是个妓女,她跟大地要水。

柯蒂斯:莎士比亚是这样说的吗?我怎么记得好像不是这样。

王子:这是我跟你说的,你忘了吧。

(儿子悄悄在门后的黑暗处听着)

柯蒂斯:如果不是因为你,我是不会听的。

王子:这都不是为了钱。

柯蒂斯:上帝呀,我快喘不上气了!快告诉我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满足性欲吗?

王子:你以为?告诉你,都不是!

柯蒂斯:难道爱就在没有害羞,在没有悸动?

王子:你还能坚持立遗嘱吗?

柯蒂斯:那就看你说出的话的重量了。如果是真理,我依然会立下的。

王子:你知道什么动物最害羞?你想不到,那就是狼,狼最害羞,它羞答答地跟着你,你回头看一眼,它就害羞的低下头,躲开你的视线。为什么?因为它要最后做一件对不起你的事!所以我告诉你,这一切都是赤裸的,其他的全是伪装。

柯蒂斯:我知道有的不是伪装。

王子:娼妓(王室)不会这么想,爱情是有代价的,所以不如明码标价。

柯蒂斯:那是肉体的价格,不是爱情。

王子:肉体承载着爱情不是吗?就拿你来说,你的肉体已经承载不了爱情了。

柯蒂斯:可我的心,我的大脑,我的灵魂,爱还在。

王子:那是幻觉。能够当时议论价格的是妓女,能够几个月后议论价格的是情人,能够几年后的是妻子,而过完一生在议论的才是爱情。

柯蒂斯:我明白了。也就是说,一生在议论价格的时刻已经到来了吧。

王子:请便。

柯蒂斯:你记吧。

(王子没动)

柯蒂斯:在这个伟大又恶劣的时代,我的继承人需要具备以下特质:绝不相信爱情,免得把一生的价格推到最后一天算。我妻子已经过世,我爱的人作为我的第一继承人,但考虑到他已归于上帝,那么他的第一继承人,也是我儿子继承我的位子。不必考究他的由来,可将他视作上帝的差遣,归在我名下,作为第二继承人。人的基因并不比草履虫复杂多少,所以检测无益。他能归于我的家族已是莫大的荣幸········作为回报,他必须为他亲生父亲养老送终,日后把他父亲跟我合葬在一起。因为没有那个人我走不到今天。遗嘱从此刻生效,口说无凭,有两人为证·······

(铃声大作)

(儿子从阴影中摔倒,跪在地上。)

儿子:父亲——!

(火车进了站,拉起了汽笛。然后归于沉寂。)

 

 

 

顺便解释一下杂乱的剧情,柯蒂斯是雪国的领袖,和杰克是旧情人,而柯蒂斯因为不能背叛雪国,所以离开了杰克,小王子因为不肯分手被塞拉斯关了起来,强迫跟别的不喜欢的女人生了孩子。后来雪国干掉了基立波,小王子进了修道院,而柯蒂斯找到了杰克的儿子,抱回雪国养大了········是不是很狗血?剧本里还有杰克听亲生儿子的话欺骗柯蒂斯的桥段呢。顺便一说,儿子他是真不知道自己身世。

评论 ( 6 )
热度 ( 29 )
  1. 存文小仓库双鱼愿为青帝 转载了此文字

© 双鱼愿为青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