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无法修复(第三&四章)

第三章

     哲学是个好东西。它往往比言语更使人信服,更能塑造一个人的思想。这思想里也往往包括着一个人的处世原则。而当另一种哲学与其发生碰撞,在彼此包容的过程中也不可避免的扼杀了自己一些本质的东西。

      也许那一夜巴基的眼神过于真实,是史蒂夫开始动摇了。尽管他自己所秉持的人生哲学里并不包括信任一个BUG,或放任那个BUG在自己的世界里恣意生长。

     但他喜欢那个眼神里的自己。没有比这更美妙的理由了。

     你瞧,当他还只是游戏角色的时候他每天都百无聊赖,但现在不同。巴基逐渐装壮起胆子出现在玩家面前。时不时,他会突然在背包里收到类似“收到热狗×2”,“收到牛奶×1”

“收到李子×6”之类的信息,这能补充他的血条;当玩家下线了,巴基就会像外出回归的猫咪一样从像素窗外跳进来;在史蒂夫战斗时,巴基也敢闯入地图,时不时远程丢个垃圾扰乱这些路人BOSS,甚至有一次直接接近那些建模模糊的小怪,仗着自己是个BUG地图能奈他何的优势在区域里上蹿下跳,实在打不过还可以临时跑到隔壁地图躲一阵·······总之,巴基让史蒂夫的世界喧闹了起来。

      史蒂夫心里很清楚,当巴基的哲学融入进自己的世界时,他必须得扼杀掉自己的一些东西。但他觉得自己不在乎这些了,他更需要巴基的陪伴。

      他看着自己的台词库,欣赏着这些有点长仿佛摘抄了一些经典名著的关于自由的言论,惊讶地发现自己按照流程走本该是内定的最高频词汇是“Language!”·······看了一圈下来,觉得自己最欣赏的就是那句“我会陪你直到结束”。

      不错的台词。史蒂夫暗自琢摸着,希望巴基能多在玩家面前露面,那位先生或小姐一定会喜欢他的,也许就会操控他对巴基说这句他从没用过又略显难为情的台词。

      他很想对巴基说,这句台词很令他怀念。

 

第四章

 

      最近系统里的氛围不太对。

史蒂夫一直以为NPC只是游戏中触发关键的虚拟设定角色而已,但迟钝如他,也发现一些NPC看自己的眼神里有了些不可描述的温度。

      照理来说,史蒂夫在轻松接受了有巴基这么一个有温度的BUG的现实后,应该对类似的BUG见怪不怪了吧。

      但他们和巴基不同。

      那眼神里的温度不同,组成也不同。

      冷冷的温度,让人不寒而栗的温度。透过层层像素,更加冷峻。

      他不禁开始想念其他超级英雄角色还在时的的气氛,吵吵闹闹的,足以到了他无心担忧氛围的地步。而不是像现在,老天,假如目光是箭的话,他就是活生生的众矢之的。

      巴基笑嘻嘻的说,史蒂夫你那么怕干嘛?你是美国队长哟!你可是揍了希特勒两百次的轴心国噩梦呐!

      史蒂夫苦笑道:“你瞧,巴基。你把我说的那么神奇,我却连希特勒是谁都不知道!”

      巴基仍笑嘻嘻的:“噢,希特勒是个混球!不过也是个哲学家,他创立了独特的独裁哲学呐我们叫他纳粹········”

      史蒂夫没再认真听下去了,巴基的嘴唇在眼前一开一合,很难说巴基是他私自养在家里的玻璃缸里的金鱼,还是他属于巴基的海里迷失的鲸。

      巴基停下了,他总能捕捉到自己心绪的轻微变化。奇怪,为什么偏偏在他眼里史蒂夫就不是个一板一眼的超级英雄游戏的主角而是一个人呢?

      史蒂夫。巴基的脸从微笑的上扬垮了下来,他漏出疑惑迷茫的样子。

      坦白的说,你怕死么?

     死?史蒂夫浏览了一下自己的存档记录,然后诚实地告诉巴基。“我没有死过,但我想我应该不怕。我可以存档重来。”

    轮到巴基苦笑了。“你还记得自己是个游戏主角呢,那这可真是天大的BUFF!”他的笑容慢慢退了:“我怕死,无论多少次都怕。怕的不是死亡那一瞬间,是一想到死后会发生一系列的操蛋事儿,会很怕。尽管觉得死亡是一种解脱,但又怕别人因为我死了而受罪。没有人能阻止一个又一个的人下地狱········”史蒂夫觉得整个过程就好像海水退潮,露出沙滩上累累白骨一样的触目惊心。

      巴基吸了一下鼻子。上帝啊!他居然哭了!他居然一点儿也不遮掩!

   “听好了史蒂夫!我从未觉得在你或任何一个混蛋面前哭泣是件丢脸的事。你最好给我长点心!别死在游戏里了!”

      史蒂夫在心里想着这有点儿难毕竟关卡难度系数是层层加高的,但也许他也能给巴基一些承诺要知道人类的电视剧········不过系统没给他这个时间。玩家上线了,史蒂夫又一次被瞬移回了神盾局的五角翼大楼,接到了NPC上司的通知,在得知并没有任务后,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地和一堆眼神很有“温度”的NPC进了电梯。

     他想,我还真有点儿不喜欢这个游戏系统。

 

  1.  


评论
热度 ( 10 )

© 双鱼愿为青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