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冷的冬夜里,有一个旅人(四)

有一点点轻微的坂高······

 

第四夜

好事不成对,坏事总成双。——题记

桂小太郎先生现在很苦恼。

苦恼的原因当然跟他又一次成功越狱给他的档案袋增添了光辉的一笔没有任何关系。越狱的奥妙就在于在审判给你定罪之前要提前逃出,因为在确定罪名后你才能被判到那个监狱去服刑,在此之前只能坐拘留所。

何况幕府那么磨蹭,审判一般都会拖上个个把月。

所以你们太天真了哈哈哈······不对好像偏题了。

桂之所以苦恼,是因为万事都在按他的设想在进行。

矛盾的形成,总是跟发展和矛盾脱不了关系的。

桂为他和真选组的关系矛盾着。

桂知道真选组现在的临时藏身地,跟他住的那条街在一块儿。这是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斋藤终在真选组重新齐聚后立马告诉他的。桂深深为斋藤洗心革面的诚意所打动,送了他一块儿伊丽莎白的写字板。

但真选组如今对自己不温不火的态度令他苦恼。

既然要合作就必须有同一的战线、共同的目的、共同的领导者,这些条件缺一不可。真选组的都是些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不比自己手下这批受过沧桑更懂世态炎凉的中年人们,很难做到毫无芥蒂地听从自己指挥。

但桂苦恼归苦恼,他并不泄气。这是他为数不多大家公认的优点。毕竟,近藤和土方已经明确表示了会与自己合作,连最难搞定的冲田都没有反对,更别提斋藤这种胳膊肘往外拐的人。

桂的人脉很广,而且广到人无法想到。

这便是让桂苦恼的第二件事,就是鬼兵队。

在红缨时,桂跟银时背靠背对高杉大喊着“下次见面绝对会砍了你”时其实有特别加重“见面”两个音。

不管银时有没有听出来,反正高杉大概听到了。或者他本来就料到了。因为过了不到一个星期,高杉就开始对桂进行书信轰炸。

你以为他们俩是鸿雁传书么?不!这个词对他们来说太正式了!准确的说,这应该更接近于交换日记。

红缨后的第一封信,高杉写到:

假发,我没有派似藏杀你,我也没有通知春雨你跟银时来了。你相信么?

桂收到后,先花了大概十分钟的时间辨认字迹,终于看明白后,马上给了高杉回复:

明白了。还有不是假发是桂。

···

总而言之,鬼兵队仍与如今的倒幕派有着各种各样的联系。再怎么说,鬼兵队对高杉和桂都有着不一样的意义——这毕竟是他们俩一手拉扯大的,如今的鬼兵队还有不少人当年是吃着桂的饭团活下来的。红缨时的混战中,曾经出手杀人的志士在那不久就切腹自尽了。如今这队伍也是满目疮痍,这样的联系对他们任意一方都有好处。跟高杉的合作总的来说比跟真选组要舒服多了。

另桂不安的是上个月他收到来自高杉的信,翻开一看,里面的字迹虽更有不同,但都写的整整齐齐,分别是来岛又子和河上万齐的字迹,虽然内容有出入,但大体传达了一个意思:高杉伤的很重,似乎不行了。

而就在今天的此时,他收到了来自高杉的手信,亲笔写的,仍然潦草的可以,就是简简单单八个字:

无碍、时机、兵变、毁灭。

充满了高杉式的风格。

桂很心塞。如果让真选组的熊孩子们知道,他们还将跟大名鼎鼎的第一倒幕农民军,呸!是鬼兵队,合作的话,他们的局长大概会哭晕在厕所里。

而高杉的状况更叫人担忧。桂心塞地想着,然后意外的发现,信的后面似乎还有偷偷夹进去一张小笺:

我已通知我们老家的坂本先生随行。

                      武市变平太

桂豁然开朗。啊啊这个人真是深藏功与名啊!这么为高杉着想,看来我后继有人了!哦也!

如果桂的脑洞再大一点,他可能就会意识到,武市变平太是坂本的老乡,而且两个人还有联系,这家伙不会就是坂本那家伙安插在高杉身边的眼线吧······

有些事是不能强求的。

桂的脑子永远不会再这种事上转弯。

 

 

评论
热度 ( 4 )

© 双鱼愿为青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