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冷的冬夜里,有一个旅人(三)

第三夜

矛盾的特殊性告诉我们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人教版高中政治必修四

 

第二天似乎更糟。

昨日坂田银时的精神胜利法在从早上开始的连绵不断的小雨滴答声中失了效,更不幸的是神乐一早上起来发现江户仍然是那么无聊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没办法,在从远至近漫遍天涯的“滴答”声中,坂田银时不得不冒着雨去买神乐点名的包子店买早点。

买了肉包和豆沙包,坂田银时将它们捂在怀里,在胸口还有着一阵一阵的暖气。他举着伞,匆匆经过真选组屯所的街道。

经过时,坂田银时情不自禁地瞟了这简洁的建筑一眼。这里没有人。大家都知道。

说是不担心当然是假的,但银时却有信心。

那一群怪物怎么会有事呢?他们还那么年轻,他们的心还贴的那么近。这样的一群人,即使名分不在了,他们那些事迹也是不会被人忘记的。

更何况这一群总智商加起来还不能抓一个天然呆的笨蛋一定是命大的可怕啊!假发已经生命力顽强成这样了,这一群更笨的笨蛋怎么可能灭啊?!尤其是其中不点名批评的斋藤和山崎,完全是欢快地把自己搭进去了了吧?!

比起费精神担心他们,还不如考虑一下怎么把自己从“滴答”的恐惧中解脱出来啊!

也许知道故事的结局后,可以把故事教给总一郎君,让他去祸害真选组·····好像不错诶!等事情一结束就这么办!

坂田银时的脚步又轻快了不少,小跑着回到了万事屋。

当他打开门,刚要说“银桑我回来了·······”的时候,突然觉得房间里的气场比之他出门前似乎发生了变化。

这种情况,可能是来了委托人,或者,是寻仇的?

坐在正襟危坐的神乐和新八对面的,是一个个子挺高的中年男人。在穿着和服更普遍的时代,却穿着西式的风衣,从头到脚都有条不紊。男人脸上皱纹很少,眼睛锐利,但最惹眼的,是那一脸的络腮胡。

——年纪不大干嘛要留络腮胡?很显老诶······

》》》》》》》》》》》》》》》》》》》》》》》》》》》》》》》》》》》》》

大久保先生很郁闷。

想想他一个正常的历史人物如今形只影单地在银魂的世界里混,但俗话说嘛,入乡随俗。大久保先生绝对是个鸡贼的人。

但我不过是要找个人而已啊!这个万事屋的员工至于两个人都摆出一副“大哥你晚上走夜路么?”的表情看着我啊!

果然西乡推荐的地方就是不靠谱·····不,只要跟西乡扯上关系的都不怎么靠谱······

“啊,银桑你回来了。”

银桑?这万事屋的主人?看上去也不大靠谱啊······但总归是成年人,应该还是有是非观念的吧······

“你好,我是万事屋阿银!刚刚我的两个员工太失礼了!请您不要介意!您有什么委托?”

“老板不必多言。我的确有一个寻人的委托。”

“说吧,要找谁······”

大久保正要说,只听后面的中国女孩已经率先替他做了回答。

“银酱!他要找假发阿鲁!”

一片寂静。

大久保先生在沉默中思考着:我刚刚说的是假发小五郎么?

再看向这万事屋的老板的时候,大久保先生就已经找不着老板刚才的礼貌了。

脸上面只写着一句话。

“您和您的家人是否有走夜路的习惯呢?”

真不愧是一个单位的啊,上梁不正下梁歪。

西乡也太不靠谱了!还能不能愉快的耍了?!

 

 

哟西大久保先生出场了我的脑洞也是可以啊·········

评论
热度 ( 3 )

© 双鱼愿为青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