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冷的冬夜里,有一个旅人(二)

第二夜 

     恐怖电影如果只看一半只会让自己越来越害怕。——我的基友

     虽然没看过恐怖电影,但你说的好有道理。——我

     

“松子晕倒在地板上,直到第二天······”

     “等等!哪里不对吧!为什么是鬼故事啊?!为什么假发那家伙把鬼故事当睡前故事给你讲啊?!是你有毛病还是他有毛病啊?!”

     “当然是他阿鲁!”

      “你们俩都有毛病吧!这就是神乐酱你说的深刻的故事?”

      神乐偏了偏头,连那一副无辜的样子都像极了某个人。

     “难道不深刻么?”

     “这完全是另一种极端的深刻啊!这是鬼故事啊神乐酱!”

     这时银时定了定神,用一家之主的口气发话了:“不行,以后得禁止假发跟神乐有过多的接触!这样下去,万事屋唯一的好苗子就会腐烂了。”

     新八憋了两章的吐槽欲望终于集中性爆发了。

     “什么叫唯一?!神乐酱早就从内里崩坏了吧!我不存在吗?!还有你装什么一家之主啊!!手都已经打颤了吧!!”

     “笨·····笨蛋新八!那是因为·····天冷啊!’

     “冷个鬼啊!今年冬天的平均气温都10℃好吧!再说春分都过了好吧!”

"果然你们对松子都是一副蠢蠢欲动的样子!我一听到这里也是精神大振呢阿鲁!“

“听这种故事能睡着就怪了!”

神乐的兴致似乎被这个断了一截的睡前故事激发了出来,兴致勃勃地就要接着讲。这还了得!坂田银时立刻打断了她。

“神乐!神乐!你无聊对吧!那赶紧上床睡觉吧!睡觉就不无聊了啊!乖!快上床睡觉!”

“银桑,现在才8点······”

“不要阿鲁!人家还没吃夜宵!而且人家的兴致难得被激发出来诶!”

“夜宵我给你做!拜托你别讲了!”

“可人家还想听假发把这个故事讲完阿鲁!还想吃假发做的夜宵·····”

“结果你还是在意桂先生做的夜宵啊······”

银时急的火烧眉毛。“你要是无聊我给你念jump好不好?实在不行······”说着,银时抽出那本《用漫画教你读懂日本史》。“我给你念这个?”

一片寂静。

“那我还是睡觉好了阿鲁。”

银时松了一口气。

“对,神乐,听话啊。睡一觉明天就不无聊了!”

新八叹了一口气,想着也是下班的时间了,看着今天破天荒地打算早点睡觉的老板和同事,感觉今天我也工作的好辛苦啊。

新八下了楼,边走边想:“果然人活着就要吐槽和工作,难道我应该感谢桂先生今天没让我闲着?”

《《《《《《《《《《《《《《《《《《《《《《《《《《《《《《《《《《《《《

时钟过了11点。

坂田银时仍未合眼。

他在黑暗中翻来覆去,试图把自己转晕,但没有成功。其副作用,是他除视觉外的感官都敏锐了起来。他能听见客厅里定春的呼噜声,知道整座房子只有自己还清醒着。

可怕,可怕!为什么假发要给神乐讲这种故事啊?为什么神乐还喜欢听啊?

因为不知道故事的发展,因此故事在脑海里下意识的脑补中变得愈来愈恐怖。

“啊啊,楼梯的尽头到底有什么啊?···那个夜行人什么来头啊?···越不说完,反而越在意啊怎么办?!”

——所以说题记是文章的浓缩知道么?

像坂田银时这么怕鬼的人,到底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当然坂田银时自有一套驱鬼的办法,但他大概永远不愿透露,原因,大抵是因为太丢脸了。

方法就是——努力地回想假发有多欠扁。

效果吗?只能说,屡试不爽。

于是银时开始拼命回忆:小时候趁我睡觉是往我头发上绑蝴蝶结的假发、给高杉家的长子做蛋黄酱金枪鱼饭团却只给我做梅子干饭团的假发、攘夷时因为我强行让他帮我洗兜裆布于是把我的兜裆布毫不犹豫当众撕了的假发、现在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对我使出上勾拳的假发······

很快,对于松子和水滴声的恐惧,在名为“下次我见到假发一定要把他往死里打”的愤怒面前,甘拜下风。

没过多久,坂田银时就进入了梦乡。梦里面,他把桂压在身下,直到桂哭着向他求饶。

好像哪里不对·······   

 

评论 ( 2 )
热度 ( 7 )

© 双鱼愿为青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