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冷的冬夜里,有一个旅人(一)



第一夜
     “假发,给我讲个故事吧啊鲁!”
     “好吧,leader。如果在一个寒冷的冬夜,一个旅人•••••••”
     

        无论外面的世界怎么变,银魂的世界也不会变的。一一题记。

     如题记,这是银魂世界里正常的一天,从电视里的节目到无精打采的万事屋,都和往日一样。唯一称得上不同的,是万事屋老板坂田银时手里拿着的书一一乖乖,这家伙首次拿着jump以外的书!一一新八君走进来时,被这一细节吓得抖了一抖。走近一瞧,竟是本⦅用漫画教你读懂日本史⦆!
    “银桑,你难道就到了没有漫画就读不懂日本史的地步了么•••••••”
    “切,你以为我乐意啊!这些画里的人根本就长一个样么!谁能分得清楚谁是织田信长谁是丰臣秀吉啊!•••”
     一一那两个人的长相差了十万八千里远好么?!这都分不清楚的你才是有问题的好么!新八君在心里咆哮着。只是没吼出来,吼出来心累。
    说是没有变化,谁不知道如今这江户城里的暗流涌动?心累的原因总是有着客观的社会背景的。
    坂田银时的确很无聊,不然他不会在这时挑非jump的书看。尤其是这本书,绝对不是个打发时间的好选择。倒不是因为书的内容,主要是因为送书的人,是桂小太郎。当然也不全部看送书的主的脸,更具体地说,书的内页还有桂小太郎年少时写下的一行字:送给高杉家的长子。
      一一没有人告诉你把送别人的礼物再转送给另一个人很不礼貌么?!就算你可能忘记了这么久远的事也不行啊!
    这么一本叫人火大的书都被他拿来读了,多无聊的人才能干出这样的事来?
     看着无精打采的电视节目的神乐突然把头转过来:“银酱,假发什么时候再来啊鲁?”
    突然心里念叨着的人冷不防被别人叫了出来,银时没好气地说:“叫那个无礼的家伙来干嘛?”
     一一你有资格说别人无礼吗?每次见面把人家往死里打的是谁啊!你这天然卷!新八君又一次在心里咆哮。
   “神乐酱,你叫桂先生来做什么啊?”
   “假发上次给我讲的睡前故事还没说完!”
   “喂喂,神乐你什么时候跟他关系那么好了?”
   “银酱你就嫉妒吧!我和假发可是好票友呢!他可是经常带着手捏饭团和夜宵过来探视呢,因为银酱老是去喝酒打小钢珠才不知道的!而且假发捏的饭团比银酱捏的好吃多了啊鲁!”神乐一边说着一边舔了舔嘴唇。
   “我觉得你是在想念桂先生的手捏饭团吧!”
   “切!我是这么浅薄的女人么?”
   “难道不是么!”X2
   “滚!”
  “我算是明白为什么说女儿是泼出去的水了!没想到神乐你居然为了几个饭团就出卖了万事屋的电视使用权!而且还瞒着我跟假发勾搭到一起!我就不信那家伙能讲出什么深刻的故事来让你念念不忘的!”
   “银酱你就嫉妒吧!假发讲的可好了!简直是触目惊心呢!”
   “神乐酱你想说的是惊心夺目吧•••••••银桑你可别怀疑哦,最近几训,桂先生的形象可是比你高出好多呢!”
   “靠!那家伙想怎样?想从银他妈第一人妖变成银他妈第一女主吗?”
   “这都是什么称呼!第一女主是神乐酱吧!"
   “假发才没那么阴险啊鲁!”
   “啊啊,女儿都是泼出去的水啊••••••”
   “够了!神乐酱什么时候成你女儿了?!算了算了,反正都是无聊,神乐酱不如把桂先生跟你说的故事说给我们听吧!”
   “喂喂那有什么好听的?还不就是松子啊、原田啊什么的•••••••”
   “银酱你怎么知道女主角叫松子?!”
   “我说吧。”
   “算了•••••••神乐酱你讲吧•••••••”
   “那我说了啊鲁!如果在一个寒冷的冬夜,一个旅人••••••• 

      

 如果在一个寒冷的冬夜,一个旅人来到这儿,你是否会接纳他进你的小旅馆?
     松子大概会这样做。
     松子的小镇在山谷里,仅有一个缺口能通往外面,其他的三面都是高山峻岭。小镇的冬天很冷,人们因此都爱去松子的旅店聚会。松子人很好,很欢迎所有人。但小店里客源不断,却从未有人住过。啊,当然是因为小镇里根本就没有外来人啦,大家都有自己的家,何必去旅店开房呢?
    那一个寒冬夜行人来的时候,人们又在松子的店里聚会。那个人就径直地朝旅店走去,旅人就像大家想像中的旅人一样,戴着破破的斗笠、围着长长的黑披风、留着满脸的胡子,几乎看不清面容。要说有什么和其他旅人不一样的,就是他携带着的那面大镜子。小镇的人都很惊讶,他们从未见过旅人,也没见过那么大的镜子。旅人说他要卖了这面镜子,因为太重了,钱好做盘缠。松子看他饥寒交迫,又行色匆匆,便心生恻隐,出钱买了这面镜子。
    夜深了,小镇里的人都回家睡觉了。旅人说想再跟镜子呆一晚,请求松子把镜子摆在他的客房。松子很高兴有人入驻她的旅馆,便欣然同意。
晚间,松子已经沉沉睡去,旅人房间的灯也已熄灭。
    半夜三更,松子被什么惊醒。侧耳倾听,只听到细不可闻的水滴声。
“嘀嗒•••”
“嘀嗒•••”
“嘀嗒•••”
“嘀嗒•••”

    虽然细不可闻,但声音竟慢慢变大了。
松子很奇怪。难道是我睡觉前没把水龙头关好么?松子披上外衣,起身查看。摸着黑,她走到膳房,借着月色,她看清楚水龙头扭的紧紧的。恩,看来店小二原田做得不错嘛!回头加鸡腿!
突然,那水滴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嘀嗒•••”
“嘀嗒•••”
“嘀嗒•••”
“嘀嗒•••”

    松子吓了一大跳,因为她亲眼所见水龙头已经扭的紧紧的了。那这又是什么声音?!
“嘀嗒•••”
“嘀嗒•••”
“嘀嗒•••”
“嘀嗒•••”
“嘀嗒•••”
     声音一开始仍然细不可闻,但逐渐变大了!松子吓得脸色惨白,如果有人看到,这将是多么可怕的场景!
“嘀嗒•••”
“嘀嗒•••”
“嘀嗒•••”
     奇怪的是,水滴的声音又逐渐变小,又变得细不可闻,最终消失在走廊处上楼的地方。
     松子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当她终于撑起身子时,往前走了几步就晕倒在地板上。



 

评论 ( 2 )
热度 ( 4 )

© 双鱼愿为青帝 | Powered by LOFTER